北京与河北方面给时代周报记者的解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