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高原生活的近四十个春秋中,他几乎